香港房價無以為繼 陶冬:餐廳租金6萬漲至22萬 考慮賣樓

鉅亨網新聞中心2012/09/21 星期五 13:40

陶冬眼見香港租金已經無以為繼 考慮要賣樓
陶冬眼見香港租金已經無以為繼 考慮要賣樓

陶冬眼見香港租金已升到「無以為繼」的地步,近日開始考慮賣樓。一年前,陶冬開始替香港的樓市發出警告,他說不再買香港樓,現在改為要賣樓,轉折點是他不久前到數碼港用餐的經歷。

以下為陶冬部落格全文:

「不可持續、無以為繼、不合道理」陶冬:租金瘋漲是時候賣樓

在港居住已18年的瑞信董事總經理兼亞洲區首席經濟師陶冬說,眼見香港租金已升到「無以為繼」的地步,近日開始考慮賣樓。 一年前,陶冬開始替香港的樓市發出警告,他說不再買香港樓,現在改為要賣樓,轉折點是他不久前到數碼港用餐的經歷。 明報記者李萌、高志堅

食肆租金三級跳月租6萬變22萬

陶冬入戲院前,到數碼港一間經常光顧的台灣餐廳吃飯,店員溫馨提示他該店快結業了。 「我覺得很奇怪,這裡食物也不錯,環境也不錯,怎麼就要結業呢?」原來,業主下狠手加租,月租從6萬元一步漲到22萬元。 「當我看到那家店租金漲到22萬的時候,我就開始要賣我的物業。」

對於香港房價,陶冬以「不可持續、無以為繼、不合道理(unsustainable, unviable,unjustified)」來評價。 他形容本港業主加租之狠是「殺雞取卵」,而低息環境下,普通市民排隊買磚頭則是「迫於無奈」。 然而,儘管全港租金都在升,但自由行遊客的消費量卻跌了三成。 「我所認識的真正高端的大陸游客不來了」。 陶冬指出,高端遊客買一張機票就可以去巴黎去日本,在那裡不論是住酒店還是買奢侈品都比香港便宜,豪客消失消費也難言反彈。 「當我看到那一點(指租金離譜),我就開始(想要賣樓)。房價下個月漲不漲,我不知道,但是風險和回報已經不成比例。」

對於消費插水、租金飛漲這等怪象,陶冬的解釋是不少歐美零售品牌業績走樣後,高層為求交代,紛紛拋出「去亞洲」的大計。 陶冬指出,這些在歐美市場做不下去的品牌蜂擁來港開店,但他們來得快,走得也可能很快。 「所有大公司都一樣,如果今年盈利下滑了幾成,我(指高管)要向董事局交代,那我們就去Asia!」

歐美品牌攻港純為向董事局交代

要描繪一個夢幻般美麗的亞洲藍圖其實非常容易:假設自由行遊客每年以雙位數增長,人均消費每年再以雙位數增長,30年不變。 如此情景默認下,歐美品牌擲多少錢搶鋪都是合理的,近期頻爆搶租個案(見表)即反映了這一點。 「但這些人對中國、對香港、對亞洲的零售根本不了解。 3年過後,大不了說一句我當時的判斷有誤。」(接下頁)[NT:PAGE=$]

除了 ​​看淡本港樓市外,陶冬還指出全球兩大泡沫,即新興市場和德美國債,兩者皆是前兩輪量化寬鬆(QE)下最大的受惠者,也是目前的危險所在。

分析要走在最前需進民間多看

準確預言危險是經濟師的一項主要工作,儘管各人有各人的消息來源,但陶冬認為最重要的不是消息快不快,而是能否洞察大趨勢,並且在中國官員意識到之前先指出來。 陶冬自己就喜歡周圍行周圍看,他堅信很多有價值的一手信息藏在民間。 「這些信息不在官方的文件中,也不在統計數據中,而是在民間。和走卒市販、車夫主婦多聊一聊,你會得到很多一手信息,而這些恰恰還沒被統計出來。」

暴漲租金淘汰奶茶菠蘿油

近來陶冬也開始不務正業,寫起了食評專欄。 以嗜吃自稱的他,去年6月在財經網站開了一個「跟陶冬找美食」的專欄。 說到香港美食,陶冬竟有些激動。 「半年過來,我再去數一數(寫過的餐館),好幾家關門了。有一些我已經寫好了,未等到發表再去看也關掉了。都是租金問題。 The real Hong Kong is disappearing!……在我看來的香港是奶茶,是牛腩面,是菠蘿油包,是車仔麵,但這些在這一輪租金上漲中正在遭受重創。」

美房地產一輩子難得的低點

早在兩年前聯儲局推出QE2(第二輪量化寬鬆)時,陶冬已預言美國要再推QE3、QE4。 上週聯儲局主席伯南克再次出招,陶冬再次言中。 陶冬認為,央行印鈔之下,還是可以買房地產來抗衡貨幣貶值,但不是買香港或者亞洲的房地產,而是去歐美找機會。 「我不敢說美國房地產見了底沒有,要看Fiscal Cliff(財政懸崖)會否帶來意外的東西,但我認為美國房地產正處於我們一輩子見到一次的大底,明天那裡的房價怎麼走我不知道,但10年後回過頭看這一定是好的投資。」

記者訪問當天,聯儲局尚未公佈推QE3,當時陶冬已認為QE3勢在必行。 「這一屆聯儲局是非常鴿派(即支持刺激經濟),若等到下一屆(即明年)換人便做不成,所以9月不推,12月也會推。伯南克是過了河的卒子,只能往前走。」他形容推QE刺激經濟,等同用一根繩來推動水杯,根本徒勞無功。

美國經濟雖差,但美股近期卻創2007年底以來新高,陶冬說這是因為投資者認為相對於歐洲及中國,美國風險較小,於是QE製造出來的資金回流美國。 「美股收復了金融危機所有失地,但經濟增長隻及金融危機之前的三分之一,失業率高出一倍,是不尋常的對比。個中差別,就是QE。」

跌落財政懸崖機會不大

今年底美國將要面對「財政懸崖」的問題,一方面國會要就進一步削減財赤達成協議,另一方面布殊年代留下來的減稅措施到期,兩者加起來的效應,足以打擊美國經濟。 陶冬指財政懸崖會替金融市場帶來很大的不安,但真的令經濟掉進懸崖的機會不大。 「自殺的人可能會瞬間衝動跳樓,但一個人不可能靠雙手把自己勒死的,因為到一個程度,你就會鬆手。」(接下頁)[NT:PAGE=$]

他說民主、共和兩黨會以此來作為政治籌碼。

「我甚至認為會拖到明年1月1日之後,但兩黨玩到一定程度就會收手。」

至於歐洲央行早前公佈無上限的買債計劃,陶冬認為,對紓緩歐債危機的恐慌,有進一步積極作用,但跟以往的措施一樣,都只是把問題往後推。 「今天不過是買一段時間,試圖通過貨幣政策一勞永逸解決財政問題,是癡人說夢。」

訪問當天正值國民教育爭議最高峰時,一向愛分析宏觀經濟形勢的陶冬,也談起對香港的種種感受來。 「我最近經常罵香港,這反映我對香港有一份愛。我會說希臘要破產,但希臘不值得我去罵,罵本身是一種愛,一種關心。」

金融業旺貧富懸殊惡化

陶冬自1994年來港,說自己既是中國人、也是香港人。

「我覺得自己的人生是個浮萍,去過很多個城市,香港是我留得最長的城市。」他形容如今的香港是「一好遮百丑」。 「一好就是金融業,零售業也還可以,不過那是阿爺給的,因為是靠自由行。今天港府部門中、半政府機構中,有幾家在為人民幣國際化後香港的地位做未雨綢繆的?又有幾家做出成果來的?真正做的只有一家,就是港交所。」他指「一好」替香港帶來了繁榮。 「今天香港的金融業的確不錯,是世界三大金融中心之一,

但後面掩藏的危機,好像大家都覺得不存在了,就是貧富懸殊的問題,這10年中低層生活沒有改善,還在惡化。 機會愈來愈少,產業競爭力下降。 我想等到人民幣國際化之後,香港的出路在哪裡? 」

陶冬說從今年人民幣國際的措施一招接一招推出,就知道人民幣國際化會來得較市場預期為快。「若我們看不到這5年10年國際中國的大環境怎樣轉變,就不知道危機的腳步已經在走近。」

調整結構破壟斷內地救經濟需時

陶冬指出,中國經濟的核心病徵是民間投資熱情不再,他開出的藥是結構調整、打破壟斷,惟要貫徹實施就急需中央政府的政治智能和政治決心。 陶冬指出,中國領導人新班子要出招調結構,絕不是一年半載可以做到的,所以他看淡未來幾年的中國經濟。

中國領導班子的權力交接與美國截然不同。 相比美國總統換屆,從11月大選到來年1月宣誓就任,2個多月就可以完成權力交接,陶冬認為中國的換屆前前後後大約需要5年,即交班前3年、交班後2年。 「新的領導人要進到辦公室,而且要坐穩了才能做事情,這個真不是十八大開了就可以解決問題了。」

換屆待坐穩需2年才可出招

不過,十八大會議過後,貨幣、財政刺激政策還是會稍有增加,但在缺乏結構調整情下,這些政策無力扭轉中國經濟持續降溫的局面,因此陶冬認為,中國經濟目前正處於一個偏低增長期的起步之初。 「我們現在看到許多部一級的措施在出台,人行、發改委、商務部都在出措施,但總的來說給我的感覺是皇帝不急太監急。」要打破壟斷,就勢必會傷害一部分集團的利益,「這就遇到阻力,需要政治智能,也需要政治決心和鐵腕來貫徹,現在我還沒有看到這種決心。 ......這是個考驗,不是半年之內可以解決的」。

陶冬部落格網址:http://blog.cnyes.com/My/taodon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642未上市-專業的未上市財經好站-0922020315

陳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