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5-05 01:13
  • 中國時報
  • 本報訊
  •  這也算是台灣「奇景」之一!政府推動稅制改革,但府院高層像個沒事的人兒,閃在一旁涼快;只見財政部長劉憶如一人獨自穿梭在立委之間,解說政策、爭取支持。高層不表態,立委就紛紛打槍,證所稅眼看不是拖延就是胎死腹中。我們要強調的是:證所稅案是台灣近數十年最重要的稅制改革,也是台灣邁向公平正義社會的重要一步。這絕對不是劉憶如的事,而是馬總統與執政黨的事。

     稅制合理化是馬總統當選連任後,推出的第一道改革大菜;但改革從來就不是「請客吃飯」般輕鬆,必然要付出代價。證所稅案推動初期對台股造成的壓抑作用,本在情理之中,也是改革必須承受的代價,政府高層與各界必須對此先有體認。但同時也應認知到,台股壓抑只是短期反應,只要證所稅儘快通過定案,台股自然會逐漸調整恢復正常。如果證所稅是一個股市的致命打擊,那些課證所稅的國家,股市不是早該沉淪、陷入萬劫不復?

     由於政府在推動證所稅的同時,也面臨美牛爭議、油電雙漲等重大議題,在各方壓力下,原本已宣布確定的電價調漲後,調整為少漲、緩漲;表面上暫時減少反彈壓力,但實際上只是把問題拖延。在政府從電價一次漲足政策上退卻的同時,也可明確看出政府也有從證所稅案上「撤兵轉進」的跡象。從總統到院長,看不到力挺證所稅案,並出面整合各方意見、說服有疑慮者的動作。影響所及,別說執政黨立委心存觀望,甚至公然反對,連官員都或明或暗在扯後腿。

     許多反證所稅的理由,或提出「替代方案」,都有謬誤或問題。業者最喜歡說:所有股市交易者都已繳稅,每一筆交易都繳千分之三證交稅;因此,一個投資人如果一年在股市獲利二十萬元,但全年以同筆資金多次交易,賣出總金額達一千萬,那麼已繳交三萬元的證交稅。拿廿萬的獲利比,等於繳交的稅率已達一五%。但這種比擬是完全錯誤,連一些學者都以此作比喻。因為,證交所與證所稅的性質原本就完全不同,前者就是交易稅,後者是有獲利所得才要課徵。

     如果這個說法「言之成理」,那麼,幾乎各國都對企業銷售課徵營業稅,這些國家的企業豈不都不必再繳交營所稅了?因為據上項邏輯,企業在營業中都繳交了五至一○%不等營業稅,一家年獲利五百萬元的中小企業,其年度營收可能達一億,如果是採非加值型營業稅、稅率為五%,其繳交的營業稅已達五百萬了,那豈不是說其稅率己達百分之百、因此不必繳交營所稅?這種比喻不通,簡直是鬼扯。

     至於提出「提高證交稅替代證所稅者」,不是完全不了解稅改目的,就是「其心可誅」。這次重提證所稅,完全為稅制公平,與增加稅收無關。如果只要增加稅收,還不如直接提高營業稅來得直接,也無徵收技術問題。而此議另一個更要不得的因素是:它更加重了稅負的不公平性。假設同樣能增加一百億元的稅收,如果是從證所稅課徵而來,它是來自賺大錢的股市大戶口袋;但如果是來自證交稅,則是來自所有股市交易人─包括許多小散戶、菜籃族,他們可能賺得非常少、或甚至投資虧損,但卻承擔了更重的稅。試問:公平嗎?這不是加重稅負不公、圖利大戶與富豪,是什麼呢?

     這次總統大選,民進黨看準貧富差距拉大、炒房嚴重的民怨,主打正義與公平。但因國民黨已先通過打房的奢侈稅,算是守住這城。奢侈稅能形成共識、進而在立院迅速通過實施,其實是有賴高層堅定支持,並動員執政黨立委支持。否則,當年建商亦曾在立院遊說,但最後終未讓政府屈服。

     由奢侈稅成功推動的案例亦可看出,改革必然有既得利益者的反對、抗議,當局如猶豫不決、瞻前顧後,最後必然以失敗收場。高層必須堅定心志,整合行政、立法單位,一起全力推動政策,才能成功,享受甜美的果實。此役失敗,馬總統與國民黨改革的誠意、決心、形象,都將破產。推動證所稅,別再拖延,越拖台股受害越重。證所稅,是總統的事,馬總統,是該站到第一線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642未上市-專業的未上市財經好站-0922020315

    陳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