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MAX

台灣走在WiMAX 風尖浪頭的一千八百天(上)

前言:

來英特爾改變對WiMax產業的策略,在國內引起宣然大波,產業界也有許多的討論,我的好朋友林榮松博士,曾是英特爾推動WiMax最重要的靈魂人物,在事件發生後,他對台灣發展WiMax的過程如數家珍,而且也認為,即使英特爾撤退了,台灣仍應持續投入這個產業。

這篇六千字的文章只是上集,林博士還會繼續寫,下集待續。

 

                             /林榮松博士(前英特爾創新科技中心總經理)

 

今天,台灣的WiMAX 產品領先全球,遍及美歐日、印度、中國等國家重要的新進營運商的網路。影響力更是無遠弗屆,連亞洲,非洲,中南美洲,東歐,中東,外蒙都前來台灣,希望我們的廠商支持,幫忙建設他們的國家電信網路。 WiMAX不僅成為產業先鋒,更是外交的良駒。這是台灣有史以來,第一次能夠參與並一步一腳印地改變全世界的電信產業競爭的版圖 !  台灣今天之所以能因WiMAX 而舉世聞名,從歷屆政委、經濟部長的堅持與遠見,學界、工研院的前進標準制定,到正文,智邦,聯發科的踏實產品研發,到王振堂董事長的登高一呼,群策群力,缺一不成 !

 

在這過程中,Intel 與台灣成了最有默契的策略夥伴。 Intel 擘劃了一份視野恢弘,影響國際的木馬藍圖;而台灣則廣積WiMAX糧草,並協助建造了具有堅強實力的攻城大軍,日夜耕耘五年如一日。 就在這關鍵的時刻Intel宣布解散全球WiMAX辦公室並引起軒然大波。許多曾經共同參與並襄助我橫跨產官學研的師友先進因而督促、希望我能提筆為文,對整個事件從開始到現在,將所經歷的過程、產業發展的思考主軸和國際合作、協調談判時的折衝尊俎,忠實地還原背景並呈現客觀的事實。

 

 

改變歷史的運動

 

2004冬天我在Intel加州總部參與WiMAX全球行銷戰略會議中,不僅眼見這個IT巨人強力推動一個新的全球共通通信標準的陣仗,更見識到一個強大的全球市場行銷計畫即將迅猛地展開。Bay Area的冬風並不使人寒冷,反倒是會議室裡激烈的策略辯論讓人熱血奔騰。走出 RNB的藍色大樓之後,心中仍舊澎湃不已。

 

2005 年韓國已經向ITU 遞送Wibro規格,希望成為全球802.16e的標準。韓國電信(KT)在釜山的亞太經濟合作會議同時向全世界展現 WiBro 的應用服務。 ITU的會員大會開幕式中更聽到ITU主席對全世界科技領袖大大的讚揚並宣佈韓國已是亞洲第一、同時也是國際電信大國! 剛被Intel從美國派回台灣的我,聽來心中有無限的感嘆,台灣豈可置身於此時代巨浪之外?

 

此時的韓國及日本,在Intel WiMAX的策略雷達螢幕上是亞洲兩個閃耀的光點,除了美國本土之外,印度和中國是WiMAX成功的重要指標,台灣則從未被提出來討論。所謂 「贏中國和印度,世界就贏了一半」的論述一直是Intel 主要戰略依據。在這場世界新通訊標準的大戰,韓國已成功站上浪頭,如果台灣想要勝出,當時我估算大約只有一年的時間,錯過這一年,時機就過了。那什麼是必勝的策略呢?我在想。Intel 是舵手,必須暸解掌舵者的心態,才能決定方向;Intel是巨人,必須站在巨人的肩上,才有制高點。

 

 

台灣站上國際舞台

 

於是從2005年開始我拜訪了所有產官學研的先進前輩。這段期間也見識到難得的,超乎政治利益考量的開闊心胸。我從產業界、電信業者,到官方的主委、部長、處局長、立法院的科技立委、學界的老師前輩、法人團體、媒體界的朋友一一拜訪。每位先進都無私地提出寶貴的意見和鼓勵,更堅定我前進的信心。最後在政府的一場指導會議中,由政委和部長共同拍板定案,決定推動M-Taiwan WiMAX計畫。

 

此時我必須回頭說服Intel,使總部瞭解台灣政府的決心,並將台灣納入Intel的全球策略當中。Intel雖了解台灣的代工業,卻對台灣官學研一無所知。於是我必須遊說英特爾內部事業群推銷台灣,其中我老闆Sean Maloney一直是台灣產業界敬重的良友, 也主動願意接觸政府官員,尋求互信的基礎,讓英特爾和台灣雙贏 。又指派我跟他到韓國出席WiMAX 會議,了解韓國。為了讓Intel高層瞭解台灣產官學研,我不斷的安排雙方的面對面會議溝通。其中準備雙方會議的過程,有如排演一齣齣的戲劇一般,每一場會議都反覆演練戰戰兢兢,深怕稍一不慎,不僅有失國家體面,更耽誤了時機。八月,英特爾先遣WiMAX主將 Scott Richardson來台與施顏次長在經濟部會面。終於,於2005年 十月十七日,在經建會見證下,由Intel執行副總裁Sean Maloney與經濟部舉行盛大的記者會,共同簽訂MOU。這是Intel首次與台灣簽定MOU,也是台灣以一個國家的力量與Intel共同推動一個全球計畫。從此Intel 也將台灣納入了全球的WiMAX 戰略體系,確定合作方向。台灣也開始強力推動 M-Taiwan 計畫。

 

台灣成為全球WiMAX之星

 

20062007年是全球WiMAX起飛的年代。Intel 著實地支持了台灣的WiMAX 發展、不斷提供市場發展情報、技術支援ODM廠商、引進WiMAX Forum到台灣、介紹其他國家到台灣觀摩學習。但台灣由於頻譜的延遲開放,媒體因而急呼,為何台灣一度領先的WiMAX 產業,恐將淪為亞洲倒數。終於 WiMax 執照競標在Intel與產官學研合力的催生下,於 2007726完成。此時台灣也積極地參與IEEE 802.16WiMAX Forum活動,制定WiMAX相關標準。在產業推動上,台灣亦陸續舉辦多場全球性的WiMAX Forum會員大會,並邀請各國WiMAX營運商來台灣參加高峰論壇及展示會。台灣自此成為全球WiMAX最重要的基地。亞洲所有國家都以台灣馬首是瞻。這時台灣的國際行銷地位,超越日韓,同時所有世界一流的電信廠商和運營商,都紛紛到台灣來取經。 韓國朋友更問我「為何Intel會跟你們簽MOU,你們政府很有遠見和魄力。」

 

20075月舉辦的WiMAX Taipei Summit展覽中,有超過20家台灣通訊設備廠商開始展現WiMAX CPE的製造能力。 Intel也委派Scott RichardsonClearwire 擔任Chief Strategy Officer,掌握Clearwire 重要的發展策略與方向,北美WiMAX起飛。 在美國Santa Clara 總部開完季營運會議之後,Sean和我走道聊了起來,

談到現狀,他表情嚴肅的跟我說:「Longsong,對於WiMAX,我們不是只有熱情,還要相信,相信我們正在改變世界!」。

 

同年Intel 成立WPO – WiMAX Program Office,由副總裁Sriram Viswanathan領導,並在WiMAX Taipei Summit 宣布並作開幕演講盛讚台灣是全球最積極推動WiMAX的國家,台灣在WiMAX的每一步,也深受世界各國和國際大廠的矚目。會議期間我陪同WiMAX重要外賓進總統府,這也是一個國家頭一次以最高規格接待一個新興科技的使團。

 

Intel Taiwan 的未完成進行曲

 

此時Intel的國際戰線拉長,在資源逐漸分散的情況下,對於「已經成功的台灣」,認為無須再重點經營,應該將資源及力量放在尚未取得勝利版圖的國家。而我則主張,台灣是一個重鎮,其供應鏈足以影響全球。Intel 在面對LTE以及Qualcomm陣營的威脅脅下,想要進入通信領域,必須藉助台灣的力量,將IT產業的成功經驗帶到通訊的領域。更何況台灣是影響中國的最短距離,這是日本和韓國都皆知的。但孤掌難鳴,我的大力支援台灣之說,並未為Intel總部接受。於是我轉而開始撰寫投資計畫書,到總部遊說改以共同投資的方式支援台灣並共創雙贏。投資計畫書中提議雙方在台灣共同設立一個公司來幫助台灣WiMAX產業的發展,同時作為Intel在全球攻城掠地的後盾,但是迴響極少。

 

2007年中,我安排Sean Maloney與經建會何主委見面,討論延續MOU的內容與合資的議題。當時何主委的見面禮是一個琉璃石,我隨即跟Sean解釋這石頭是表示「金石之盟」,代表雙方的MOU是一個很嚴肅而堅定的承諾。投影片一張一張詳列出自2005年簽了MOU以後台灣做了什麼。主委並順著投影片的播放帶出每一個需要討論的重要議題。當時,我看到的是一個政務官清晰的思路與堅定的態度。 會後走出經建會大門,Maloney一臉沉重,隨即支開其他Intel同行人員,要我一同跟他去機場。路上,Maloney嚴肅的告訴我說,Taiwan是認真的,這事情非常大,我們要極認真的投資台灣。 我回了他一句話「Sean,不要讓我變成說謊者。」Sean 回我說「我不會讓你變成說謊者。」

 

Sean確實幫了很多忙,回去美國後他召集了多次會議,並派員到台灣討論投資事項。我來往美西,歷經無數次令人身心飽受煎熬的會議,在英特爾事業群極複雜的組織及多重目標下,各部門仍難有win-win 的共識。依照Intel的決策模式,要Sean 和其他高階主管在當下決定,實在有所為難。三個月後我向Intel辭職,告別我2003年隻身來台創立的「英特爾創新科技研發中心」。我的WiMAX 任務,對台灣,對英特爾,至此告一段落。我勉勵同事留下來繼續奮鬥,告別大家「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

 

之後的2008 年是WiMAX的轉折點。AT&T Verizon 宣稱要採用LTE為下一代通訊標準,給了WiMAX陣營重重的一擊。LTE陣營威脅卻越來越大,北美受到重大衝擊。之後SprintComcastTime Warner Google 又持續加碼投資Clearwire 注入一股信心。 但除了台灣,南韓等亞洲及新興國家之外,歐洲及中國也無重大進展。 2008 年我和Richardson Portland見面,大概了解了Intel的想法。該年4月,在王振堂董事長大聲疾呼下,Intel 投資台灣的議題再被提出,Sean再度來台與馬英九總統見面。台灣報紙報導Intel 要投資台灣5億美元。2009年,與Scott又再於Seattle見面,同年,Scott離開 Clearwire

 

 

尋求雙贏的天平

 

2003Maloney派我回台灣,成立「英特爾創新科技研發中心」推動WiMAX,到2008年離開,WiMAX對我,似乎仍舊是一個未完成的使命。在Intel解散WiMAX辦公室並引起軒然大波的此刻,WiMAX 雖不到成敗定論的時候,有幾點觀察可以被客觀的評量。

 

首先,我必須對政府的執著與堅定表示深深地敬佩。WiMAX經歷了兩任總統、四任經濟部長、四任經建會主委。在政黨交替之下,政府仍堅信「對的事情就要繼續堅持做下去」,從上到下信守承諾,有擔當並勇敢地執行。尤其是經濟部相關局處及M-Taiwan 計畫工作人員,在飽受內外壓力之下,還能堅持理想,無怨無悔地完成國家計畫。就是這樣的台灣精神,受到國際人士及組織的尊重與敬佩。從行銷台灣國際形象而言,台灣並沒有損失,反而是最大的贏家。 英特爾有公司追求的目標,自然與台灣政府追求的目標不同,台灣應認清這個事業經營本質的事實,不必強求。 英特爾完成了階段性的目標而重組WPO,邁入下一個里程碑,這是公司營運的策略。我總是認為,任何合作都要公平而雙贏,在沒有win-win的共識前刻意強求,不會有長期的未來。 台灣這幾年經由WiMAX的國際參與,成功的行銷台灣的產業與政府的領導力,國際產業及政府之間因WiMAX而對台灣的評價升高。這是一次非常成功的台灣國家形象行銷。台灣應該藉此階段性的成功,掌握自己的命運,躍進成為市場的舵手。

 

另一方面,就英特爾而言,WiMAX的運動,成功的將英特爾的舞台由IT/PC產業拉至電信業。況且,此運動涉及與國家頻譜資源分配及電信政策的討論,戰略層級亦提升至前所未有的國家政策層次。這是一個晶片公司極少有的重大成就。再者,由於台灣的加入,動員整個國家的力量共同來推動英特爾的策略。M-Taiwan WiMAX計畫牽動的總投資金額超過新台幣三百多億,若要把網路營運商因釋照政策的影響而開始商用網路布建的間接投資算進去,台灣在WiMAX的總投資金額相信遠超過英特爾的十六七億美金。 這是莫大的助力。英特爾與台灣合作數十年來原本就是雙贏的組合,合作造就了30年來全球資訊產業的光榮歷史。站在資通訊產業匯流(ICT convergence)百花齊放的歷史浪頭,看看ARM陣營與LTE陣營的攻城掠地,英特爾要繼續成為下一個ICT世代的主角,實在應該深思未來如何加強與最忠實可靠的老戰友台灣合作。

 

 

從沉潛到再出發

 

深思整個WiMAX發展的過程中,台灣之所以能夠站上國際通訊產業舞台,有兩個極重要的關鍵:

 

一,         一致的策略共識:

 

台灣WIMAX之所以如此成功,第一因素歸功於一開始就形成的一個產官學研的策略共識的基礎。

 

言猶在耳,韓國為何在GSM盛行的當初,敢於堅決選擇新興技術CDMA1991之前韓國是一個完全空白的市場,而今日如何成長為 3G勝地,睥睨群倫? CDMA 剛出現之時,韓國政府即表現出了堅決的承諾和強烈的主動性。當時,韓國在選擇GSM還是CDMA時,業者吵成一團。保守派與激進派的兩方輪番轟炸政府決策階層。 最後,韓國政府對CDMA項目參與者之間作出有效的協調,在政府的領導下通力合作,提供運營商、設備制造商解決方案。 現在,韓國不僅在CDMA的運營上取得了成功,同時國內企業自行開發整體設備。 在世界CDMA的舞臺上除佔有一席之地之外,接著發展的WiMAX更因而取得了全球領先的地位。

 

看看韓國CDMA的經驗,看著急切尋找產業突破的台灣,真是歷歷在目,銘記教訓。我於是開始一段尋求共識的旅程。 2005年初,我在台大體育館旁的咖啡店與三位學術界好友蔡、鍾、陳教授聚會,大家都認為事不宜遲,在國際標準發展過程中台灣何曾佔有一席之地。張進福、吳靜雄老師並一再提醒,我們要趕快建立自己的IPR,才能救產業,與國際大廠競爭,看看三星、華為是如何以大軍之勢進攻國際標準會議。   

 

為了得到國會的支持,我也拜訪了立法院的財經立委與科技立委。請益楊世緘先生時,楊先生一直説小老弟這不容易喔,又馬上拿起電話,要經濟部多幫忙我。後來談到投資一事,也曾拜訪施振榮先生,施先生也表示樂意襄助Taiwan Intel 合作。 孔院士也從美國不辭辛勞的飛回臺灣指導,他的堅持鼓勵了工研院與資策會的團隊達成許多不可能任務。 寶樹所長從我回國以來,一直是鼓勵我的動力。 爵民兄與我聯手,最後簽完MOU,更是點滴在心頭,最愉快的合作。

 

MOU來回討論的過程中,施顏次長替我們快速解決問題。由他主導的會議,總是非常有效率。陳部長也動員國貿部門及投審會,支援WiMAX的投資案。陪著尹部長到美西拜訪廠商,在極短的行程中,尹部長不拒勞苦,隨時幫台灣招商。政委與部長們一棒接一棒,連美國Intel 同事都稱讚說「台灣政府真是 Consistently determined 而且 Persistent !」聽到這句話,心中真是無限的欣慰。

   

就是這樣由跨越產業、官方、學界、研發法人所形成的策略共識來推動國家計畫。  就是這樣大家一心要為台灣的產業立碁,要讓台灣站上國際科技舞臺,讓台灣有機會揚眉吐氣。就是這樣看到這麼多人在努力,默默地貢獻,一路相挺,我們才不會覺得孤單,繼續努力執行下去。

 

二,             與國際大廠共舞 : 

 

1991年,韓國政府出資建立的電子與電信研究院(ETRI)與CDMA技術的發明者美國高通公司開始共同研發CDMA。五年後,1996將這項技術帶入商業應用。此後,韓國取得了高速發展CDMA的優勢。最終,韓國成為了世界上第一個實現CDMA商用的國家。從1996 2005年,CDMA已經形成了國際社群,70個國家中的170家國際運營商採用了CDMA2000標準。由此,韓國和高通公司都取得了雙嬴的成功。

 

我深深了解, Intel是市場創造者,必須跟著市場創造者,才能比別人更快攻佔的到新造的市場。 Intel是國際巨星,必須站在國際巨星的旁邊,台灣才能更快站上國際舞台。 台灣應該借力使力,與Intel力推國際通信標準,共同展開全球市場行銷。台灣與之合作、能將台灣紮實的產業鏈的實力,使產品很快商業化,普及全球。從今天的市場來看,台灣的WiMAX產品領先全球,遍及美歐日國家重要的新進運營商的網路,事實證明我們這個策略是正確的。在全球合縱連橫的戰略中競爭,我們需要更多雙嬴的夥伴,而非樹立更多的敵人。

 

回顧1996年時,韓國的資訊產業產值約只有59萬億韓幣。但到了2004年,這一數字達230萬億韓元,幾乎增加到了原來的4倍。10年內,移動通信產值的巨幅增長率由7.4%提高到了22.5%,導致這一指數型增長。 韓國憑借10年發展CDMA 的歷史根基,現在正在以一個醒目的目標推進“Global Mobile Number One” 願景,這正是韓國下一步跳躍國際競爭的策略。 韓國十年發展CDMA 的歷史,比照於台灣WiMAX 五年的歷史。韓國投入100 億美元來扶植CDMA,比照於台灣政府約投了10億美元。又看著許多新興市場WiMAX正要起飛,我只能說,在開展電信大業的全球競賽中,台灣才剛開始,台灣應該更有信心,或者說台灣還大有可為。

 

 

最後,依我來看Intel WiMAX 與台灣的關係,其實就像舒伯特未完成交響曲一樣,時間過後,沒有人會在乎她是不是完成的,但卻一致欣賞她的完美。或者無關於完美不完美,而是一首仍在共舞的雙贏進行曲。在大家還執著這個議題的當下,我覺得,重點是:我們都還在舞台上,我們還有重要的角色去發揮。重點是:科技的洪流仍然會加速度往前演進,我們還有時間駐留嗎? 想一想下一步吧! 想想我們的整體科技策略在下一世代要如何競爭,如何勝出吧! Let’s move on, my fellows!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陳小姐 的頭像
陳小姐

642未上市-專業的未上市財經好站-0922020315

陳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